主页 > 十大互联 >宿舍9楼坠沟渠‧理大生跳楼死 >

宿舍9楼坠沟渠‧理大生跳楼死

2020-07-04

宿舍9楼坠沟渠‧理大生跳楼死(槟城31日讯)神圣的槟城理科大学校园发生跳楼事件,22岁的在籍理大男学生,週日深夜从宿舍9楼跃下轻生,身体直坠宿舍外的沟渠,尸体直至5名男同学从外返回宿舍时才被发现,进而揭发这起自杀命案。死者是23岁的理大学生约翰叶家荣(John Yip Kar Yong),家住霹雳怡保。其家人在接受到噩耗后,已于週一下午从家乡赶来槟城。家人在太平间心情悲伤,对记者的提问也不愿给予回应。死者是在週日晚上被5名返回宿舍的理大生发现,理大保安员随后即召来警方到现场展开调查。由于死者的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可以证明其身份,因此,身份及死因一度成谜,直至解剖报告在週一下午出炉后,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双溪里蒙警方是于週一凌晨12时45分接到理大保安员来电,获知在理大Desasiswa Restu宿舍外,发现一具相信是华裔青年的男尸,于是派员调查。男宿舍週围虽有围墻和保安室,不过警方在检查入口处的电眼时,却发现电眼没操作,就连命案附近的电眼也无故损坏,因此,无法取得死者跳楼自杀的画面,构解这起命案。5同学返宿舍揭命案警方在检查尸体时,没发现男死者钱包,仅穿着印有“Pertandingan Pertolongan Cemas Cawangan Perak”(霹雳拯救队急救比赛)的黄色衣服及一件运动短裤。在科学鑒证组人员初步验尸下,发现男死者的左小腿受伤骨折、下巴擦伤、左耳和鼻子有出血痕迹。警方週日深夜向住宿的理大生查询时,也无人认识死者,但其中一人声称在週日晚上11时30分,曾听到有人跌倒的声音,接着便看到一名男子卧尸在水沟。据现场观察,男死者卧尸水沟处的环境幽暗,旁边有张石製桌椅,而摩多停泊处上方就是斜坡。赶到现场的科学鑒证组人员在沟渠处找到血迹,其余地方没发现可疑处,也找不到与男死者有关的身份证明。事后,警方虽传召K9警犬组到场支援,但也无任何收获,直至解剖报告出炉后才证实是一起自杀案。槟岛东北区代警区主任依斯迈警监说,警方已将此案暂时列为突然死亡报告(SDR)处理,直到有任何新证据发现。理科大学公关主任莫哈末在受询时,表示不愿对此案作出任何置评。教授:叶家荣学业优秀理大3名教授在週一中午时分前往太平间了解情况,他们受询时说,就读理大药剂系的叶家荣是一名学业相当优秀的学生,因此相信不会因为课业问题而自寻短见。其中一名教授也说,家荣还有6个星期就毕业了,不可能会因为课业问题而想不开,他相信叶家劳寻死是另有原因。至于是甚幺原因,就有待警方调查了。事发前4天沉默自我隔离东北区代警区主任依斯迈警监告诉记者,据警方向死者朋友了解,死者在过去4天来显得很沉默,似乎有个人问题难以解决,一直自我隔离。他指出,死者的解剖报告由法医健罗泰纳维负责。法医在剖解时发现,死者的死因是高处坠下导致多处受伤,并没有涉及犯罪行为,因此排除他杀的可能。他说,在法医作出判断后,警方即指示科学鉴证组重返现场调查。科学鉴证组人员在宿舍顶楼找到死者留下的脚印,证明死者是在该处跳楼。“如果死者是在22公尺高的位置,即宿舍顶楼坠下,那根据调查,他至少跑半公尺才跳下,然后极有可能是先坠落在斜坡上,再滚下水沟。这也解释了为何卧尸地点与宿舍有一段距离。”他指出,警方向死者朋友和家人了解后,证实死者坠楼是自杀,并非死于他人之手。继父:不信家勇自杀死者叶家勇的继父邹国雄(67岁)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且不相信继子会自杀,因为继子与女友感情稳定,也即将代表校方参加篮球赛,甚至已经邀请他出席毕业典礼,从各种迹象来看,继子不可能突然自杀。“家勇週日下午3许时打电话回家,告诉他母亲说这个週五会回来住两天,还说週一会随校队到登嘉楼参加篮球比赛。”他说,家人接到噩耗后,马上致电询问家勇的女友,对方也称双方感情并没出现问题,所以不明白家勇为何会坠楼丧命。他声称,家勇生前积极参加红十字会,性格外向、活泼及开朗,今年7月即将毕业,应该没有课业上的压力。“他曾问我,7月能不能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看他戴四方帽;再加上我的长子今年9月结婚,他应该是很开心很期待出席哥哥的婚礼,我们都不觉得他有何异样,所以我不相信他是自杀。”邹国雄提到,家勇最近一次回家,是在华人新年期间,当时家勇还上网订购战神传说机械人模型,这模型上星期才寄到家里。邹国雄是退休建筑工人,曾是马华红坭山支会主席,与家勇感情要好,家勇每次回怡保,都是由他驾车到车站载家勇回家。在受访过程中,他也数度哽咽落泪。他的太太陈秀芳(50岁,车鞋女工)担心他过度伤心而没有让他同行到槟城领尸。他说,太太是于週一中午1时许接到消息,之后立刻与长子及妻舅赶到槟城。叶家勇的遗体将会运返怡保家中停柩两天,并进行基督教葬礼。父母领尸拒受访下午6时,死者父母抵步槟城医院太平间时,突然下起大雨。死者母亲难掩痛失儿子的心情,在一名女亲戚陪伴下慢步进入停尸房。死者父母已安排殡葬业者,把儿子遗体运回霹雳家乡治丧,而大雨一直没有停下来。死者父亲在记者上前慰问时,神色黯然地抱拳感谢记者关心,但他拒绝受访,直言“我已经没有甚幺好说。”理大一名女教员慰问死者母亲时说,死者是名好学生,学业成绩一向卓越,应考科目都是A等,因此他们相信死者在学业上不可能面对压力。‧2014.03.31

相关推荐


申博正网包赢|环球论坛|头脑生物|网站地图 申博8国际 申博游戏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