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十大互联 >沙令新村‧海南鸡饭咖啡香过客留步 >

沙令新村‧海南鸡饭咖啡香过客留步

2020-07-20

沙令新村‧海南鸡饭咖啡香过客留步对一个历史淡而无味,环境平平无奇的新村来说,丰富又美味的华裔传统美食,是唯一可以让人记得它的方式,而地处柔佛北邻古来,南临士乃的沙令新村,正是这幺一个貌不起眼、乏善可陈的新村。既然上天未特别眷顾沙令,当地村民只好自求多福,运用人类最天然的本能,烹製最传统的美食饮料,如大众茶室自炒自泡的香醇咖啡、“八星烧腊饭店”的海南鸡饭、七旬老村民黄意妹的客家菜粄等,一方面满足村民的口腹之慾,另一方面则实行“美食外交”,藉此吸引更多外地人入村一游。而这种另类外交手腕,也确实为沙令带来人潮。大众的咖啡香味,不但成功吸引迁离者频频返乡,同时也让过路客留步;八星鸡饭,则是美味得连印裔同胞也每天光顾,至于黄意妹摸索三四年才成功的菜粄,更是雪隆狮城客路过必订的“手”作美食。沙令新村是个恬静朴实的乡镇,其面积不大,只有百多户人家,简单的生活却散发着浓厚的人情乡土气息。大自然加上香火旺盛的古庙、传统海南鸡饭和咖啡香,勾勒出沙令新村的另一道独特风景线。沙令距离新山市约32公里,在英殖民政府未实施紧急法令前,村民主要住在新村对面的火车路一带。当年的商业活动兴盛,种植产物有橡胶、黄梨及胡椒。从英殖民时代发展迄今,目前的沙令从道路、水电,到基础设施如学府、宗教场所、医疗诊所、运动场、村民协会、商店等,都趋于完善,却仍保留传统的村落风味。搬离村民回来喝茶逢传统节庆,村子大街还会张灯结綵,红彤彤的灯笼洋溢着喜庆气氛,返乡的游子使平日冷清的街道也热闹起来。此外,当地的餐饮习惯也和一般小镇新村大同小异,村民平日无事多爱往茶餐室去,而当地的“大众茶餐室”就是沙令村民聚集闲话家常的茶室之一。茶室老闆亲手炒的咖啡豆香气,还有那特製的“咖椰”(Kaya)和炭烧麵包,都成了老少村民的集体回忆,香醇的咖啡更让人有“家”的感觉。一些搬离了沙令的村民,如果不是搬到太远的地方,都会趁着早上和下午茶时段,特地驱车到茶室喝杯咖啡,吃个圆麵包,与相熟的人聊天,一解“乡愁”。村民披露,以前有位神父路经沙令,喝过“大众”的咖啡后念念不忘,每到茶室总会连喝两杯咖啡,甚至有的过路客在嚐过咖啡后,有股“相见恨晚”之感。对泡咖啡“有一手”的大众茶餐室的62岁老闆王光进说,泡咖啡的热水须达到一定的热度,杯子也需经热水浸烫,才能“逼”出咖啡香气。假日每天泡300杯咖啡王光进是茶室的第二代接班人,其父亲早年从中国海南岛南来,初期以割胶维生,后来转行经营咖啡店。他从小就在茶室帮头帮尾,学会了父亲沖泡咖啡的功夫。“咖啡店的生意在週末或假日异常忙碌,一天泡300杯左右的咖啡是等闲事。”大众茶餐室的咖啡都是从峇株巴辖採购回来,每个星期的其中两天,王光进都会买来木材当燃料来炒咖啡豆,每次炒的咖啡豆重量约32公斤。“我父亲的时代,是以人手炒咖啡豆,但后来为了节省时间,他购置了一台机器,以滚筒方式炒出咖啡豆,同样保留了浓厚的咖啡香气。”此外,王光进自製的咖椰与坊间採用的材料如鸡蛋、椰浆、糖、班兰叶相同,但经过他8小时不断搅动煮出来的咖椰,味道就是与众不同。在以炭烧过的酥脆麵包涂上牛油与咖椰,醇厚的咖椰吃起来不太甜,香气十足。友族也捧场鸡饭生意旺沙令新村以籍贯客家河婆及惠州居多,不过各具特色的海南鸡饭店,却林立于新村内,有些店家从下午就开店营业,一直卖到深夜时分,有的只是印裔顾客就佔了30%,而且还是一家大小齐捧场。在沙令经营超过20年的大华海南鸡饭,早年为了做到新加坡工厂上班的工友的生意,凌晨四五点就开档。后来,这类顾客逐渐减少,店主遂改变营业方式,决定从下午5时开店至晚上9点左右打烊,但仍不乏远从新山和新加坡而来的顾客。与丈夫联手经营鸡饭店的雷太太说,生意是家公传承下来的,以前过路客和夜店顾客多,他们一度从下午经营至凌晨。只是,随着行情转淡还有治安问题,如今只要食物卖得差不多,他们便结束营业休息。另一家鸡饭店“八星烧腊饭店”的烧鸡、叉烧、烧肉和白斩鸡,皆是现年50岁的老闆黄田务以独门秘方烹製成而的佳餚。独门秘方烹製烧腊他披露,他的烧腊功夫其实是向弟弟学习的,但精益求精的他后来再自己的改良一番,方演变成今日的独特风味。起初,黄田务是租档口卖鸡饭,生意越来越旺后,他索性开店应付每天接踵而来的食客。每天早上8点,他开始準备食材进行烧腊,上午10点左右开店至傍晚五六点,这时通常各式的烧腊已卖清光。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店里有30%是印裔顾客,有些顾客一天两餐都来光顾,有的则是从小吃到大也吃不腻。新村地标玉皇大帝观音像随着周边住宅区的发展,沙令新村的庙宇如今少说也增设了十余间。不过,若要说到历史较为悠久的传统庙宇,就非五显宫和三清玉皇大帝庙莫属。超过30年的三清玉皇大帝庙,置有一尊号称东南亚最大、在中国订製的高16呎8吋的玉皇大帝木雕金身,而新打造的巨型观音塑像,也成为这座位于山岗庙宇的显着地标。今年刚庆祝71週年的五显宫,供奉的则是华光大帝,除了游神庆典,庙宇理事会也会聘请戏班前来助兴。庙宇庆典全村出动帮忙现年52岁的五显宫理事会主席余汉轩说,戏台是年老村民的最爱消遣,以前逢有戏台表演,长辈一早便从家里搬来椅子,选好最佳的风水位后,便用椅子“霸位”,待晚上戏要上演时即悠闲地走到庙里看戏。早期庙宇举办庆典时,村民不论大人或小孩几乎都会总动员地帮忙煮食、打扫、装饰、做花灯花车,这样的庙庆活动,也拉近全村人的距离,促进感情交流。村民相信,庙宇供奉的神明一直守护保佑着村民的平安,因此当庙宇展开各项慈善活动,大家都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帮助有需要的福利团体或学府,为社会尽一份绵力。如今,五显宫和三清玉皇大帝庙,仍吸引不少香客前往进香膜拜,有者更远从北马或新加坡一带前来,尤其到了农曆新年和神诞,善男信女更是络绎不绝,彷彿是村内的“热门”旅游景点。老妇骑脚车卖菜粄30年沙令新村的村民一般都习惯在家门前摆个小档口售卖住家早餐或小吃,72岁的黄意妹则是村内唯一骑脚车沿街兜售客家菜粄的“小贩”。只要提起菜粄,大家都会想起她骑着脚车穿街走巷的身影。每週一至五,黄意妹凌晨两三点便起床製作200粒左右的菜粄,清早7点开始骑脚车到沙令华小售卖。生意好的话,她早上八九点便可以收工了。週末製菜粄多达400颗如果顾客在週末休假日预订菜粄,她少说得製作300至400颗,等顾客上门取货。黄意妹年轻时是割树胶维生,但有感割树胶“赚不到吃”,于是自製菜粄来卖,如此一来也能兼顾小孩和家务。提起初学做菜粄的经验,卖了30年菜粄的黄意妹,以“苦不堪言”形容。“做菜粄最重要的就是外皮,偏偏每次我都把外皮做‘破’了影响外观,为免浪费我只好自己吃,吃到都怕。就这样我摸索研究三四年,才成功掌握米浆、薯粉和水所需的份量,一颗颗漂亮可口的菜粄总算能以漂亮面目见人。”如今,黄意妹的顾客群除了古来区,一些来自吉隆坡或新加坡的顾客,在探亲之余,也会顺道订购带回家品嚐。而逢年过节,她还会製作棕子、年糕和客家传统年饼来销售。其实,黄意妹的子女已成家立业,她大可轻鬆自在的过其乐龄生活。只是,她认为卖菜粄不仅可打发时间,也能当作运动,更何况,她还有不少熟客来电预订,何乐而不为?/副刊‧报导:李桂萍‧2011.09.17

相关推荐


申博正网包赢|环球论坛|头脑生物|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在线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