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脸创新 >【韩丽珠专栏︰越界的诫】饥饿洞穴 >

【韩丽珠专栏︰越界的诫】饥饿洞穴

2020-06-13

韩饥-09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教人戒掉进食的习惯,起码,戒除一天必须吃三餐的迷思。那本书的作者说,每天进餐三次只是人类长久承传下来的一个并不能切合每个独特身体的无用习惯。每天吃一餐,甚至完全不吃,并不会如我们所想引致严重的营养不良问题,只要改变吸收营养的方法,不是从食物,而是从非常清新的空气、水、足够的阳光和平静的心。

这是相当前进的说法,但在我看来,并不难以理解。正常进餐这件事本来就包含着一种隐喻性──世上万事万物都是象徵的具体层面。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有时候,饥饿也是一种必须的养份。饥肠辘辘的时候,胃部是空的,身子比较轻盈,所有感官格外灵敏──不再每天忙碌地进食,放下的不只是热量的摄取,还有,口腹的享受、和朋友共同进食的机会、和群体以至整个社会连繫的一体感。只是,能听懂身体对于饥饿所带来的清净需要的人,毕竟少之又少,饥饿不止是让身子暂时拒绝食物带来的喧嚣滋扰,也是一个令人能真切地面对自己的洞穴,洞穴阴冷无人,只有属于自己的迴响。

婴儿出生后,需要的惟一食物是母乳。来自母亲的养份,爱的具体展现,让婴儿慢慢地适应这个陌生的世界,从流质食物慢慢地过渡至可以吃固体食物,不久,他便会从被餵食的阶段,转变成挑选自己的食物,甜酸苦辣䶢,生命的烦恼由此展开。

我常常想起那已经消失多年的小学校舍内,总是挤满了人的小卖部。每个人都会在小息时间,纷纷伸出手,用掏出的零用钱交换各类充满添加剂的垃圾食物,就像在生命的最初阶段,猛烈地汲取各种有用的或无用的。我羡慕那些手,因为他们有着可以选择喜欢的东西的自由。以至,那时候我非常渴望得到那些零食,以成为那些掌握自由的手。但妈妈告诉我:「你跟他们不一样,因为你不会有任何零用钱。」

长大成人之后,我却无法喜欢零食,因为我的口腔每次碰触过薯片、百力滋、芝士圈等零食(零食多幺像一种奢侈的爱),便会出现溃烂,折腾很久很久。

实在,大部分的日子,我一天只吃两餐,有时候是一餐,当肚腹空蕩蕩,我感到一种充实。这并非故意的节食,只是,我常常找不到真正想吃的食物,尤其是,只有我一个人,再也不必顾虑或迁就同伴的时候。我比较喜欢的是,在饥饿时想像美食,例如黑松露蘑菇意大利饭或烤薯皮,我知道,一旦把食物放进嘴巴,就是幻灭,或毁灭的开始。毕竟,在进食之后,紧接着就是消化。

我渴望待在那样的一个饥饿洞穴里,甚幺也不做,只是蜷缩身子,看着四周水泥色的墙壁,那里甚幺也没有,同时甚幺都有──因饿而来的,慾望、焦虑、愤怒、无助、孤独、虚弱等一一出现并且都在我身旁经过,却不再干扰我。我收拾它们就像收拾行李箱内的物事,一一安放排列,那时候,没有食物的胃部会令我想起,我必定是,已经死过、曾经非常接近死,或,将要死,那幺,无论眼下发生甚幺事,即使巨大如原子弹,也会还原本相,只是微尘,事情本来就轻如鸿毛,我也是。

相关推荐


申博正网包赢|环球论坛|头脑生物|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游只为非同凡享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博旗下快三平台